慧聪网首页-所有行业-资讯中心-企业管理-商务指南-展会-访谈-行业研究-找供应-找求购-论坛-博客-慧聪吧-免费注册-我的商务中心-即时沟通-站点地图

方舟子:揭秘“祖传蛇药”

2009/1/21/09:11

    偶然看到央视“走近科学”的一期节目,说的是在湖南某个山中小镇,有一个人称“蛇医部长”的人武部部长,靠祖传的蛇药秘方救治了多位被各种毒蛇咬伤的村民。记者与一位蛇类专家一同前往调查,“蛇医部长”说他只是在十几年前服用过祖传秘方,从此其唾液就有了解蛇毒的功效,救治方法是先对伤口进行挤压、吸出毒液,然后含一口水、和着唾液喷到伤口上。

    调查小组做了一个实验,让毒蛇分别咬伤两只小狗,由“蛇医部长”对其中的一只进行救治,但这一只仅比另一只多活了两个小时就死了。之后又到大学实验室对“蛇医部长”的唾液成分进行分析,发现与记者的唾液成分完全相同,并无特殊物质。于是调查小组得出结论说,“蛇医部长”能够救治的只是伤势比较轻的患者,是他对伤口的局部处理起了一些作用,而不是其唾液有什么神奇功效。

    这个调查方法看上去很科学,既分析了“药物”的成分,又用动物做了对照实验。但是那个对照实验每组只有一只动物,没有统计学意义。除非“蛇医部长”声称其疗效达到百分之百,否则他没能救活一只小狗并不能就认定他的秘方无效。假如他救活了那只小狗,是否就能说明其秘方有效呢?也不能,因为狗存在个体差异,可能那只小狗的抵抗力比较强,或者它中的毒比较轻,是自愈的。

    要让对照实验的结果有意义,按惯例至少也要用到10~20只动物,随机分成数目相等的两组。如果要增加实验结果的说服力,还要用到更多的实验动物。如果结果不错,还要进一步做人体临床试验。但是这样势必使实验成本和时间大为增加,变成一个很正儿八经的科研项目了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看了“蛇医部长”对其救治方法的介绍,就没有花费人力财力研究它的必要了。如果不是为了做电视节目,连那两只小狗的牺牲都可以免了。“蛇医部长”声称他在十几年前吃了秘方让他的唾液成分从此发生了变化、具有了解毒功能,这意味着秘方对他做了“基因疗法”,让他的唾液腺细胞的基因发生了特殊的变化,让唾液腺得以分泌特殊的物质,而根据现代生物学的知识,这是无法想象的。如果是真的,会是个无比重大的科学发现,比蛇药的价值大多了。“蛇医部长”并不是直接把唾液涂在伤口上,而是喝水后喷在伤口上,唾液中即使有什么特殊物质,也已稀释了许多,碰巧从伤口进入体内的量更是微乎其微,居然还能起作用,该是多么强效的神奇物质,这也是无法想象的。对这种惊人的声称,我们应该宁可信其无不可信其有,无须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如果“蛇医部长”改口说是用草药配成的祖传蛇药让患者口服或外敷,是否就可信呢?这个说法不那么惊人了,毕竟市场上和民间都有许多用草药配制的蛇药。但同样是不可信的。毒蛇咬人之后,它分泌的毒液从伤口进入人体血液循环,很快就会流到全身各处,所以仅仅靠对伤口进行排毒、外敷草药处理,最多能起到减轻伤势的作用,是不可能把已进入体内的毒素排除掉的。要让药物进入体内发挥作用,必须让它也进入血液循环,这通常有两种办法:注射和口服。草药只能口服,口服的药物经过胃肠的消化,从肠道慢慢吸收,才进入血液,过一定时间后药物在血中的浓度达到了高峰。这个过程有快有慢,慢的要花上几个小时。草药由于成分复杂、有效成分很低,被人体吸收的速度通常会较慢,并不适合用来抢救毒蛇咬伤。

    一种药物要能对抗蛇毒,可以有两种方式。一种是直接破坏、消灭毒素。

[1] [2] 下一页 

我要评论

】 【打印